在影片三分之一处,才大概交代了故事的主要情节,即 something “占据”了一些人,让这些人原先的主人格丧失,也就是类似寄生,或者类似《逃出绝命镇》的人格占据。但与绝命镇相比,不足在于对 something 的叙述基本为零,或者编剧就是想让观众去猜测,是邪灵?是外星人?我们不得而知,不过看下来还是会发现几个隐含的情节:

这些“东西”并不只是一只,因为在片中多处都强调了“幸存者”,且在男主寄生体被女主干掉后,仍然强调这不是“结束”,表明整个占据现象并非都是男主寄生体所为,最后烧掉的小屋或许是它们的巢穴?或许只是男主身上这一只的巢穴。

另一个隐含剧情就是,所为的“转移”,虽然片中没有明确描述如何发生,但可以猜测,转移必须要寄生体和待寄生体见面,或者进一步的接触(不得而知),总归,它不能凭空转移到不认识的人身上,也就是剧情中间男配给女主看那些“幸存者”时,并没有强调他们认识,也没强调是同一个“它”所为,即这里再次为第一点提供了些证据。

然后说一下 ending,其实完全可以无伤干掉寄生体的,女主老爹完全白给。不过估计是为了增加点剧情张力吧,总归要死几个人。

最后说说 bug,第一个就是男主一开始被寄生是因为他远方表哥(寄生体)死了,而且看剧情只有死亡才可以转移寄生,且无法存活在之前的寄生体,而且,前面没说到的是,隐含的寄生体全是男的,这很重要,以此为基础,结局男主拼命自杀,说“待会见”,当场只有女主母女二人和男主,所以寄生体往谁身上转移呢??

第二个 bug,因为小黑的错误发言,女主从小黑家生气离开,这里小黑说了句“为什么你在我的脑子里”,这里暗示寄生体可以干扰其他人的思维,如果这是寄生体的能力,那为什么在结局女主杀他时他不用呢??(或许只能作用于男人,这也说得通)


形成Becoming(2019)

主演:克莱尔·霍尔特 托比·凯贝尔 

导演:奥玛尔·内姆 编剧:奥玛尔·内姆 Omar Naim